我的藥物終結者

淑琴

新竹國小老師

 

~~緣起: 官老師有日到新竹上課,偶遇一本新竹市政府出版的2009年觀光手冊,隨手一翻,在48頁處介紹十八尖山,發現熟悉的身影,原來是他的太極拳學員新竹國小老師淑琴(相片中的左邊)與香山國中的老師 ,在十八尖山山腰處,打元門太極拳,不知情的被拍攝下來。以下是淑琴的學拳因緣分享。~~
 

   好久不曾這樣的面對自己了,記得在七、八年前我曾經這樣告訴自己:「我一定要想辦法克服我的困難」,自我懂事以來,嘴巴發炎是常發生的事,可是面積不大,自己會好;曾幾何時,它卻造成我極大的困擾。

好久不曾這樣的面對自己了,記得在七、八年前我曾經這樣告訴自己:「我一定要想辦法克服我的困難」,自我懂事以來,嘴巴發炎是常發生的事,可是面積不大,自己會好;曾幾何時,它卻造成我極大的困擾。

 

在八年前的某一天,我的嘴巴開始潰瘍,潰瘍面積一天比一天大,直到整個嘴巴爛掉,我無法用唇說話,只好用牙齒代替唇齒音,幾乎所有的食物都不能吃,要是吃錯了,第二天潰瘍得更嚴重,我不斷到各中、西醫名醫看診,醫生也找不到可以真正治療的藥,半年後長庚免疫風濕科醫師告訴我說我得是一種叫做自體免疫系統疾病,病名叫「風濕」,我曾問過醫生﹕「我得這個病會好嗎?」醫生告訴我只能服藥控制,運動能減輕症狀,他讓我我服用的是秋水仙素,秋水仙素有點可怕,藥效比類固醇還快,我知道這個藥下得很重,但是我覺得很高興,終於可以控制了,在我睡覺前不用擔心在夜晚中所流出的汁液在第二天結痂,起床時整個嘴巴張不開來。

 

我開始嘗試各種運動,在所有的運動中發現太極拳對我的幫助最大,真高興我和太極拳結緣,也感謝教我拳法的老師,配合醫生的治療,我開始減藥了,一年後我戒掉了秋水仙素,但醫師告訴我我的自體免疫系統很敏感,必須要持續運動,我只需服用長效型第二代抗組織胺就可以了,我很高興在我的病例表中由「風濕」改成「過敏」。

 

在減藥的過程中,我的運動量從一天一小時增為兩小時,每天運動佔了我的的生活很重的份量,雖然藥物從不停過,不過只要能維持生活正常作息,我可以接受。

 

在兩年前的一個暑假,我第一次看見官老師打元門太極38式,看見老師甩擺脊椎及纏手、纏腳、走低胯的方式,我興奮極了,因為提供了我另外一種機會面對我的病情,燃起了把藥全部減掉的希望,我很勤勞,不管做得對與錯,每天都持續的做下去,那時每年春、秋兩季我的嘴巴還會腫起來,但練完古太極38式三個月之後,該腫的嘴巴卻不腫了,更加強了我對古太極38式興趣與信心。

 

至今我的嘴巴未曾腫過,但我也偷懶不得,曾經偷懶,導致於晚上全身起蕁麻疹,因此,每天我都會練一次38式。

 

其實,對我來說打拳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福氣,雖然一個人打拳會覺得孤單,想一想我的過去,實在沒有權力覺得孤單,而我多麼的感謝官老師傳授我這套拳法,我想是上輩子某種因緣今日才能成為官老師的學生,要好好把握習拳的機會,誰說我下輩子還能當官老師的徒弟呢﹗